污得优雅 污得坦荡

 

《绿蒂》(搬旧文

绿蒂·爱丝恩吉

 

章一

1875年人界。

“天裁”之后,最不愁见的便是这满目沧痍残垣断壁的景象。随着天灾而来的往往是人祸,当然这所谓“天灾”也并不是那么单纯。都是些无聊的权力争夺,精灵防卫长帕罗斯连眉毛都没抬一下,骑着马慢悠悠的溜达过一个城镇。

不得不赞叹人类堪称旺盛的生命力,在空前的灾难之后,伴随着财产的掠夺与重新分割,人类的城镇又渐渐重现生机。

大多数时候帕罗斯都会选择远离城镇的道路,即便是溜达,城镇也必是个好选择,接下来遇到的事情很好的证明了这点。

在抬头看了看天空,断定会有雨云聚集,正准备赶路时,爱马却突然收了马蹄停滞不前。

“埃米尔?”帕罗斯拍了拍马儿的脖子,“再不走,我们都会被淋成落汤鸡的。”然而埃米尔却嘶鸣着,不但没往前,反而还后退了几步。

帕罗斯这才发现,前面躺了一个人。

看着躺在客栈床上的这个偶发事件的第一主角,帕罗斯无奈的瞟了眼窗外正变得阴暗的天空,目光又落回了这个耽搁他行程的原因上——一个大约12岁的人类女孩。

白色的短裙,看上去还挺新,也并不是很脏,浅金色的头发胡乱的蜷曲着,左手紧拽着一个破旧的紫色毛绒兔。当帕罗斯的目光落在女孩裸露的四肢上时,他微微皱起了眉头。太纤弱了,很明显这个孩子没有得到充足的食物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

看来我得让店员弄些吃的上来,她也该醒了。

当他端着一盘子食物回到房间,女孩已经醒了,并且坐在床上打量着他。

把盘子放到桌上,帕罗斯微笑的看着女孩直勾勾盯着桌上的食物。“这是为你准备的,不用客气。”然而女孩却没有挪动一步。

他发觉女孩在打量他,从头发到眼睛,最后停在了那对尖耳朵上。女孩疑惑地盯着他,帕罗斯从那双绿色的双眸中看到了怀疑和不信任,而他只是笑了笑,把食物向女孩的方向推了推,接着他满意地看到她的眼睛在她和食物之间来回打量,活像一只不信任人类却又被食欲支配的小野猫。然后他看着这只饥饿的小猫最终扑向了食物。

进食中的小猫依然很谨慎,她在大口咀嚼吞咽的同时,还小心的注视着帕罗斯的举动,在看出对方根本毫不在意之后,才把心思都放在眼前的食物上。

填饱了自己的饥饿,女孩再次打量起眼前的这个陌生“人”。

水蓝色的头发,这真的是头发?

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浅金的发梢。

金属的眼睛?

这让她想起曾经见过的那些闪亮的饰品。

耳朵?尖尖的?

她摸了摸自己的耳朵,确定从来没见过有“人”会长这样的尖耳朵,那么他不是“人”?

“是的,我不是人类。”被看穿了想法的小猫,警惕的缩起身子。

帕罗斯看着她的举动,笑着补充道:“我是精灵。”

女孩看着眼前的这个叫做“精灵”的男人,对她说了一堆无非是让她回家的话,然后看着他把帐单结了。

“那么,迷路的小姐,需要我送你回家吗?”这个女孩一直盯着帕罗斯,这让他觉得好笑。

女孩摇了摇头。

于是他收拾好东西,尽管雨已经下了起来,但是他的时间已经不能再被耽搁了。

“哇!”

帕罗斯抱着头,瞪着身后这个差点拉断他头发的暴力犯,如果平时有谁敢这么对他,他绝对会让那个人好看。但是看到这个瘦弱的小丫头,他也只能像对典子那样扔个警告的眼神给她而已。

牵出马,帕罗斯望着根本没打算停的雨叹了口气,而身后那个更让他觉得头大。

“我得走了,你要乖乖回家,不能再跟着我了!”女孩的无动于衷让他又叹了口气,“你可以等雨停了再回去,我跟客栈老板说好了,他不会赶你。如果……”他顿了顿,“你要现在就回去,我送你个不会被雨淋湿的魔法。”说着,他拉着女孩的右手,在掌心画上一个字符,然后把她的手掌合上。

“需要的时候,只要把手掌打开就行了,不过只能用一次。”帕罗斯笑看着女孩好奇地盯着自己的右手,“那么,再见了,不知名的小姐。”

 

 

雨依旧下着,似乎没有变小的意思,反而越来越大。帕罗斯拉了拉身上的斗篷,虽然还未湿透,但吸水后越发的沉重,在逐渐夺走他体温的同时也让他觉得行动不便。

再次经过同一个城镇,同样的坏天气,让那个瘦弱的身影晃进了他的脑子里。

那个人类女孩应该已经回家了。不过,即使她回去了又能如何,他给她的那一餐以及那些金币解决不了根本问题……

“文西啊文西,我难道被你的爱管闲事给传染了?”他喃喃自语。

街道上没有人,只有在角落里蜷缩着一些晃动的身影。

帕罗斯抬起头看向那雨来之处,“阳光下的阴影,连这雨也无法清洗。”埃米尔显然没有主人那种心情,更不会理解主人话中的含义,它喷着鼻息,只想有个歇脚的地方,好弄干自己的身子。

“好好~~我知道了。”他拍拍它的脖子,摩挲了一下安慰着,“上次的那个客栈怎样?还满意么?”

听着埃米尔愉快的嘶鸣,帕罗斯笑了,“就知道你会挑,快走吧,你认识路的。”

走到客栈门口帕罗斯愣住了,空旷的街道上,有个瘦小的身影站在这淫雨中。四周都被灰暗的天空笼得阴沉,颜色似乎也被大雨冲刷掉了,除了那个紫色的兔子——湿透的紫。

虽然为了这个素不相识的人类女孩,帕罗斯不得不要了这间有浴室和壁炉的贵宾房,但当这个肇事的小丫头穿着他塞给她的衣服,从浴室里出来时,他的心情出奇的好了。

衣服对她来说实在大了,就像只缩在大外套里的金毛小猫,看着那过膝的衣角,长长的衣袖,帕罗斯忍住自己的笑意,示意她到他身边来。女孩犹疑了一下,却很听话的朝他走了过去,步子不紧不慢潜藏着谨慎小心。当伸手握住那藏在袖筒里的手腕,帕罗斯以为她会惊吓的立刻跳开,然而那双绿眼睛里只有平静,平静地看着帕罗斯给她挽好袖子。

从店员的口中帕罗斯得知,这些天她一直在客栈门口等着,什么话都不说,只是眼睛直瞪着一个方向。即使是别人给她食物或者别的什么,她都不于理会。

这丫头……

他皱着眉收起笑容,严肃地看着正在同食物奋战的小猫。

不管怎样,只要雨一小,我就离开。然后再也不到这里,她终会放弃,无论她心里想的是什么。

他必须在今天回水晶森林,职责所在,哪怕天上下的不是雨而是刀子。

帕罗斯抚摸着不满地喷着气的埃米尔的腮帮,“很抱歉,埃米尔宝贝,知道你不喜欢,但我们必须赶路。”

他知道那小丫头也跟着出来了,于是帕罗斯决定不再看她,就当无视她的存在。他知道她就在他身后,他能够感觉得到,但他始终没有回头。他认为这样女孩不会在跟着他了,只要他的背影融入这大雨之中。

她应该不会淋湿吧……那个魔法…………

突然他想到了什么,立刻调转马头,果然,女孩孤零零站在雨中,浑身都快湿透,雨滴落在她身上激起水雾,然后顺着皮肤往下滑落,毛绒兔的长耳朵拖在泥躏的地上……

怎么没发现?!她一直光着脚!

帕罗斯飞身下马,看到了那双无望的绿眼睛。

“为什么不用,那个魔法?”帕罗斯温怒地看着她。淋几次雨对于精灵来说不算什么,但是人类就不同了,他清楚特别对于像她这样的人类小孩会如何。她难道想让自己生病吗?

女孩伸出紧捏的右拳,然后在他面前松开,掌心化出一道水盾,阻挡了下落的雨滴。绿眼睛露出惊诧的神情,好奇地打量着头顶那把水做的“雨伞”,然后她把手掌合上又再次打开,水盾便消失了。于是她又死盯着头顶上那个非常好看的“精灵”,看着他皱着眉头弯下腰,似乎是要再送她一个魔法,她猛地往后退,把手藏在身后。在他转身准备上马的时候,一把拉住了他的斗篷。

这个……小丫头……

他瞪着这个死死抓着他的斗篷不放的女孩,然而对方却用无辜的眼神回敬他。帕罗斯知道她是在向他示威向他挑衅,看在别人眼里却不是这么回事。

“这位先生,您就收养她吧。”

“是啊是啊,她那么舍不得离开你,你就把她带走吧!”

“反正她现在是个孤儿……”

孤儿?

“听说是在‘天裁’时死掉的,好像是被落下的砖块给砸死的……”

“那时死了好多人……我儿子也是……”

……

没有心思去理会那些开始絮叨起自己遭遇的人类,帕罗斯低头看着女孩的身体在雨中打了个细微的寒颤,他叹息着用斗篷包住了她透湿的身躯,抱起了她——这个最终赢得胜利的小丫头。

 

 

雨终于停了,天色依旧阴沉。女孩蜷在帕罗斯的怀中缩了缩,把自己更贴近那个温暖的胸膛。

他看着女孩熟睡中无意识的举动,无奈的笑了笑。

现在怎么办?

一个人类进入精灵界,这是不被允许的。帕罗斯很清楚这点。

那么,寄养在哪里?

帕罗斯能够出入人界的时间,每年只有那么几天。必须是个足以信任的人,帕罗斯才能放心把她交给他。

这样,也就只有那个精灵的儿子了。

帕罗斯夹了下马肚,埃米尔会意地朝亚特兰蒂斯皇家学院奔去。

 

 

客座教授的职务基本上都是相当清闲的,对于亚特兰提斯皇家学院的怀念,在毕业之后奈伊又回到了这里,以客座教授的身份。相隔这么多年,他还是如此喜欢学院的气味——学术的味道,与水晶森林的宁静祥和相似却又不尽相同的独特。

又翻开一本书页,这才发觉天色已经暗了。这些天一直阴雨连绵,如果不是刚刚用过的晚餐,还真无法分辨出这是夜幕低垂还是又一场骤雨的前兆。取来打火石,把灯点上,奈伊把手放在这些天忙着整理修复的在“天裁”中毁损的一部分书籍上,接着他听到了敲门声。

“奈伊教授,外面有位先生想见你。”

“谢谢你,康坦斯夫人。请他进来吧。”这个时候会是谁呢?奈伊把书合上,插回书架上原来的位置,然后从书桌旁离开。

“许久不见了,我的大殿下!”

这个声音,以及那种水晶森林的独特气味,让奈伊眼睛一亮,一转身果然看到那个熟悉的面孔,下一刻他便扑入了早已为他准备好的宽阔怀抱。

“帕罗叔叔!”

如果有面镜子,帕罗斯便能看到自己此时的表情与举动可以称得上宠溺了。

帕罗斯心里清楚,奈伊是个好孩子,如果说自己因为前任精灵王的关系,而对王族心存芥蒂的话,那么在这个孩子叫他叔叔的时候,他便只有温情,如同所有关爱这个孩子的长辈一样。

至于宠溺,帕罗斯是坚决予以否定的,因为在他看来,他不会宠溺任何人,由于他所受的教育,他不认为自己可能会有什么宠溺的举措甚至是想法,乃至于对待他的徒弟,也都一直是“鞭子”与“糖果”并用。

“哎哟!”刚还在奈伊头上停留的手,这一秒不得不会来拯救自己饱受摧残的头发。压制住自己上扬的恼怒,帕罗斯对身后这个罪魁祸首加深了警告,而对方显然不以为然,并以一脸的无辜加以回敬。帕罗斯开始后悔自己发留的长度,以至于这个人类的小丫头继上次之后,再次得手。

“帕罗叔叔?你没事吧。”在确定并无大碍之后,奈伊有些好奇的看着帕罗斯身后的这个人类的小女孩,“不向我介绍下这位小姑娘么?”

小姑娘?!

女孩觉得这三个字,从眼前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哥哥还小的男孩口中说出来,相当的别扭。尽管他要比哥哥好看很多。

“呵呵,虽然我看上去比你大不了多少,但是我的年龄是你的上百倍哦。”把帕罗斯的无奈表情尽收眼底,奈伊微笑着向女孩解释。

帕罗斯双手搭在女孩的肩上,把她推到了自己身前,“今天我来找你,就是为了她。”

“那么,有什么话进来再说吧。”

“能先让她换身衣服么?”

奈伊看了看女孩那身显得单薄的裙衫,点了点头,“我带她去找康坦斯夫人,她那应该有合适的。”

看到帕罗斯会意地点着头,奈伊把目光落到女孩身上,“愿意随我去吗?”

在看到女孩毫不犹豫地把手交给了奈伊,帕罗斯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,然而很快的他转念一想,女孩对奈伊的信任反倒让他放宽了心。

“我叫奈伊,是这个学院的客座教授,以前曾经在这里学习。”奈伊牵着女孩略为冰冷的手,走过走廊,下楼前往康坦斯夫人的房间。“那么你呢?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吗?”

女孩抬起头看了一眼奈伊,然后又低下头,依旧沉默不语。

“不愿意也没关系。”奈伊微微一笑,“啊,我们到了。”

“康坦斯夫人,”奈伊敲开了门,“很抱歉打扰了,请问你能借几件衣裙给这个女孩换换么?”

“噢,原来是跟着刚才那位先生的小姑娘。”康坦斯夫人热情地招呼他们进屋,“真可爱,我一直想要个像你这么漂亮乖巧的女儿,可惜只有那么一个顽皮捣蛋的儿子。”

她拉起女孩的手,“来吧,我那些私藏里一定有你合适的,然后再把你好好打扮一番,我敢保证,你会是个相当美丽出众的可爱小公主!”

女孩看了看正在兴奋当中的康坦斯夫人,然后又看向奈伊。

奈伊微笑着朝她点了点头,对康坦斯夫人说:“谢谢你,康坦斯夫人。我楼上还有客人,所以先告辞了。”接着他把目光转向女孩,“待会,你能自己过来吗?”

“噢,奈伊教授,你就放心吧,等我们穿戴好了,会一起去的,是吧小公主?”

女孩点了点头。

奈伊笑了,“真是麻烦你了,康坦斯夫人。那么,回头见,小公主。”

当奈伊转身上楼之际,他听到身后响起一个稚嫩而犹豫的声音。

“绿蒂。”

奈伊停住脚,转身愣看着那女孩,“这是你的名字?”女孩抿紧了双唇,接着稚嫩柔软的声音再次从她的口中飘出,“绿蒂·爱丝恩吉。”

“很荣幸结识你,绿蒂。你的名字如同你的双眼一般美丽非凡。”

看着对方温柔而又欣喜的笑容,女孩露出了自家人逝去之后的第一个微笑。

“你要收养她?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正在喝茶的帕罗斯,冷不防被奈伊的疑问给呛到。“我可没这么说。”他放下茶杯,清了清嗓子,“我只是想让她能在学院接受教育。再加上因为我无法长时间待在人界,所以在此期间还想请你帮忙照顾。”

“没问题,帕罗叔叔。”

帕罗斯松了口气,感激地看着奈伊,“谢谢,有你关照他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“嗯……我有点好奇。”奈伊朝帕罗斯眨巴着眼睛,好奇地看着他,“帕罗叔叔不是一直不怎么喜欢人类的么?怎么这次对这个人类女孩这般关心,如此在意?难道说……她会成为我嫂嫂?”

咚!

帕罗斯觉得像是有人拿着个大锤子,把自己脑袋给砸了,如果不是坐在椅子上,这会一定跌坐到地上了。“你……你,你怎么会想到那里去!不要开这种吓人的玩笑。”

发觉帕罗斯整个脸都沉了下来,奈伊知道不该这么早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,“对不起,帕罗叔叔……”

气氛正变得有些尴尬的时候,门敲响了,房外传来康坦斯夫人高亢的声音:“奈伊教授,我把我们的小公主送来了。”

“小公主?”帕罗斯好笑的看着奈伊,用眼神询问着,这个称号的由来。

奈伊呵呵地笑着,“你马上就知道了。”

“谢谢你,康坦斯夫人。”

“不用这么客气,看到自己那些没法再用的裙子能够被用在这么可爱的女孩身上,我非常开心呢!”

听着房间外的对话,帕罗斯忍住了自己的好奇,没有做出伸头探望的不雅举动。不一会儿,他便听到关门的声音,以及朝房里走来,两人的脚步声。

“来,让帕罗叔叔看看,我们美丽的绿蒂小公主。”

这让帕罗斯顿觉眼前一亮。这就是那个狼狈地在雨中泥泞里等他的人类女孩?虽然同样的瘦弱,但是感觉却焕然一新。果然是,人要衣装,佛靠金装。

“非常好,谢谢。”

对帕罗斯的肯定与道谢,回以微笑的点头,乃以轻拍了下绿蒂的肩膀,弯下腰在她耳边说:“客厅里有吃的,都是些康坦斯夫人亲手做的小糕点,去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。”

绿蒂深深看了一眼帕罗斯,然后朝奈伊指着的房间走过去。

等到这间书房又剩下他们两人,帕罗斯才开口,“绿蒂?这是她的名字?她亲口告诉你的?”他皱着眉,看向奈伊。

奈伊肯定的点着头,“你难道还不知道?”奈伊用不可思议的眼神回看他。

“我没问,她也从来没说过。”帕罗斯懊恼地用手抚着额头,“唉,甚至她根本没同我说上过一句话一个字!”

“这样,帕罗叔叔你还……”奈伊相当的惊讶。

“我以为她不会说话。”帕罗斯耸了耸肩。

奈伊哑口无言的盯着眼前这个年长的精灵,他不由得感叹造物的神奇,为什么纷繁复杂又相互对立的特质都会如此融合在同一个生命体中,而且还是如此的融洽到完美的境地。

“时候不早了,我还得赶回去。”

看向奈伊的时候,他会意的朝帕罗斯点了点头,帕罗斯再次拥抱了他。

“那么,我的小姐。”帕罗斯的目光转向这个不曾回应过他一个字的,叫绿蒂的人类女孩身上。“下次再见咯!”

一听到这个,绿蒂紧张地抓住了帕罗斯的衣角,不愿放手。

“我会来看你的,这里很好,有奈伊照顾你,你会生活得很好,不用担心。”说完,帕罗斯把自己的祝福印上了绿蒂的额头。

绿蒂呆呆地蹬着这个叫做“精灵”又被那个奈伊成为“帕罗斯”的男人,下意识的用手摸到了刚才他吻到的地方,两眼发直盯着地面,紧紧捂住那个地方,另一只手死死地绞着裙子,看也不看他一眼,便低头反身走回了奈伊的房间。

“她这是怎么了,难道我吓到她了?”怎么看都觉得是反常的反应,还是说我没有带她走,所以受了刺激一时间的不能接受?帕罗斯觉得很迷惑。怎么那表情活像是被个吻技很糟糕的家伙给强吻了一样……他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“不知道……”话虽如此回答,但奈伊还是猜到了点什么。就在绿蒂低下头的那一霎那,奈伊没有错过,女孩脸上微微泛起的红霞。

 

 

章二

“师父!”

冷不防的被人从身后扑上来,帕罗斯不用猜也知道是谁。

“典子,你给我下来!那么想折断你师父的腰吗?”严肃的言辞却没有凛冽的语气,但到让人觉得只不过是爱宠的责备。

而这个危险制造者却得便宜卖乖地死扒住月语不放,“怎么会!师父又没老到那种程度。”

“是啊是啊,如果我还能从你这种偷袭的折磨下活到那个时候的话。不过,我也真老了,都是快700的老头子了。”

“师父一点都不老!”典子哧溜一下蹿到帕罗斯跟前,不满的抗议着:“对于有3000年寿命的精灵来说,师父是很年轻的!”

“鞭子”与“糖果”的教育方式没有使他们疏远,而是让他们之间更亲近,这到底是成功,还是失败呢?但是看着眼前这个蹦跳的小家伙,帕罗斯想,有他在的话,那么即便是再漫长的3000年,也该不会觉得无聊。

“师父——”典子拉了拉帕罗斯的衣袖。

“嗯?”

“今年师父会去人界么?”

帕罗斯挑眉看着正一副眼巴巴模样的小家伙,“你又想干什么?”

在我面前装可怜?我可不会吃你这套,你那点花花肠子我会不清楚?

“你去年不是没去嘛……”瘪嘴,鼓腮帮。我就是可怜,理所当然,根本不用装。师父最坏了,明明知道我想要什么,还非逼我自己说出来不可,弄得大家都把我当只贪吃的小猪……这回我偏不说!哼哼~~~

嗯,就算你不肯明说,以你现在这副样子,贪吃小猪你是当定了。唔……等等,去年我没去?

大雨中一个女孩的影像在帕罗斯眼中一闪而过,脑海里浮现出逐渐清晰的记忆。

“师父?”

发觉自己走了会神,帕罗斯笑着揉了揉典子短发,“这下可如你愿了,小鬼头。”

(未完不待=。。=)

评论
Top

© 月尸画 | Powered by LOFTER